海南哪里有牧草种子?

小说:海南哪里有牧草种子?作者:安通更新时间:2019-05-20字数:73371

12月10日,在“创业者的生态圈”尖峰论坛上,李斌分享了他对创业、投资和补贴战等问题的看法,引起业内人士一番揣测。

李斌是谁?除了易车网及蔚来汽车创始人、“出行教父”的身份,他和共享单车的最大联系就是,其想法直接孕育了现在的摩拜,其投资和人脉造就了共享单车的一个巨头。甚至坊间传言,李斌乃是摩拜单车实际控制者。而如今,这位“摩拜之父”却在公开场合痛批共享单车烧钱补贴大战,斥其为“万恶之源”,更直接言明“这不是个可以持续的商业模式”。

这难免不令外界浮想联翩:是摩拜融资的钱烧没了,还是战线拉得太长、太久,李斌开始萌生退意?又或者共享单车倒闭潮雪上加霜,摩拜开始触及规模扩张的天花板?

虽然这些都是猜测,但摩拜近期的状况有些不妙,却是不争的事实。至少从以下三个角度来看,摩拜当前的处境相当尴尬。

高昂成本导致资金告紧,摩拜已到“生死关头”

从去年年底共享单车行业开始涌现上亿融资,风口初起,到现在洗牌期已至、单车品牌接连倒闭,时间差不多正好一年左右。

不过,一年恰恰意味着行业风险的高峰,这个在互联网商业中绝非“吉利”的时间节点,正是每年互联网风口所能持续的最长周期。一年之后,99%的创业者集体沉寂,最后的1%剩者为王,正所谓尘归尘、土归土,堪称创业公司倒闭的一大定律。

像之前的网约车、O2O外卖大战,以合并为终点计算,时间差不多都在一年左右,VR/AR也是在去年一年之内被证明时机未到,直播、短视频、区块链等风口则低于一年。算算时间,共享单车已然到了生死关口。

为什么一年是风口周期的极限呢?其实也很好理解。一方面,投资人的耐心有限。频繁、大规模的投入,若是长时间难以收取回报,所面临的风险将会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凡能成为风口的,一般都会演变为烧钱大战,且过于侧重规模化扩张,这往往导致盈利模式被忽视。等到烧钱的无底洞,难以用营收来弥补,投资方自然开始冷静下来。

共享单车也是如此,正如李斌所说,“这不是一个健康的模式,补贴那么多钱,到最后会变本加厉收回来”。摩拜以后会不会有这个“变本加厉”的机会,现在很难知道,但李斌的态度或许已经证实了一个问题,就是摩拜很可能丧失了之前过硬的底气。

据有些媒体报道,摩拜或许正在面临资金紧张的局面。现有公开数据显示,经典版摩拜单车车型更迭后成本降至2000元-3000元,轻骑版成本在800元左右。当前投入运营的车辆主要是这两款,如果以单车均价1000元计算,800万辆的投放量,其总购车成本在80亿元。

而目前摩拜除了尚未公开的,其可查融资金额为9.73亿美元,低于总成本。除非高通和富士康的战略投资高于其最高融资记录—6亿美元,不然单靠融资,资金可能正在接近极限,毕竟骑行费用所得的营收不可能支撑摩拜大规模扩张。

外忧内患、祸不单行,其实摩拜为外界关注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创始人胡玮炜和李斌派去的王晓峰,到底谁是一把手。很多人应该注意到了,共享单车大热时,胡玮炜曾是公司唯一的“代言人”,而现在王晓峰逐渐“抛头露面”。翻开初创公司的历史篇章,这种关系的联合创始人之间,大多数是暗潮汹涌。

大股东腾讯或萌生退意,摩拜的利用价值还剩几何?

李斌之前,马化腾在评论其朋友圈的相关文章时,称共享单车“被当作支付的推广工具,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这一番言论也曾引起业内广泛关注。矛头指向谁,众所周知。只是很多网友表示,马化腾在质疑对手的同时,自身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双方半斤八两罢了。

其实巨头将共享单车作为支付的推广工具,可能彼此都心知肚明。如今马化腾公开拿这件事来斥责“势大欺人”,很多人猜测,或许摩拜已经完成了帮助微信支付做推广的任务,所以腾讯可以毫不避讳地借此来说事。这种推测确实有可能,不过相应地也引出一个问题,摩拜对腾讯的商业利用价值还剩下多少?

甚至往深了讲,如果摩拜的商业价值透支,那腾讯继续投资的意愿就会大大减弱,届时为了资本套现,摩拜剩下的价值可能就只有合并了。

腾讯接连3轮领投,官方对外的解释是看好摩拜在最后一公里出行上的想象力。事实上,当时推广微信支付的需求,比最后一公里更为现实。毕竟连接出行,腾讯没有直接的关联业务,而基于其自身庞大的用户数量,也未必看得上这一小块的用户数据。因此,腾讯看中的可能就是单车这种高频的支付入口,而不仅仅是战略投资。

不过如今微信支付已经彻底铺开,而且对支付宝造成了极大的市场冲击,所以一定程度上,腾讯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需要摩拜来做支付推广了。换句话说,摩拜对腾讯最大的一个商业价值可能已经利用完毕,估计马化腾很难再为摩拜卖力地摇旗呐喊了。

腾讯可能不需要摩拜,那摩拜是否离得开腾讯?恐怕不能。

因为腾讯给摩拜提供巨大流量入口的同时,也意味着把持着摩拜的命脉。据摩拜方面透露,目前单车新增注册用户超过50%来自微信小程序。而且摩拜App的大部分核心功能被小程序覆盖,导致单独下载的意义不大,也就是说,App自带的流量反而受到冲击。

为腾讯的流量入口所控,既是摩拜的幸运,也是其弱点。这可能也是摩拜最近要做出行平台的一个原因,希望自行给App导流,一定程度上尝试摆脱微信的流量引力。

始终未找到商业模式,投资人已没有太多耐心

不得不说,摩拜在探索流量变现及各种新业务上显得颇为积极,也可以看出它正在试图构建更稳定的商业模式,而不只是靠融资烧钱和收取费用。不过即使是互联网思维催生的共享单车,本质上也难以摆脱商业空间有限的制约,尤其是相对成本较高的摩拜。

我们可以看一下摩拜近来尝试的新业务。动作比较大的是所谓的“反滴滴联盟”,9月份摩拜陆续宣布接入首汽约车、嘀嗒拼车,甚至成立专门的出行服务公司,号称要打造三位一体的服务平台。简单地说,其实就是构建一个出行生态,这是目前共享单车最为现实的共赢方式。

只是,且不说这个服务平台能不能实现相互打通,透过这个联盟的组成主体,就很难表现出乐观。网约车市场早已是滴滴一家独大,首汽约车及嘀嗒拼车相当于尾部品牌,再加上一个美团打车,更像是网约车之间的“弱弱结盟”,客观来讲,翻不起多大的浪花。

而且其中的商业逻辑也有一些问题。网约车和共享单车的切换,一般情况下,是长途带动短途,很少有骑完单车再产生拼车或打车的需求。所以一定程度上,网约车给单车带来的导流效用更大。而现在摩拜的网约车盟友,本身流量就大不如滴滴,很难指望靠它们带动摩拜的活跃度。

另一方面,摩拜app就是个扫码工具,无法将网约车服务置于内部,它跟约车、拼车平台的合作更多的是不同使用场景的硬嫁接,彼此导流都很难完成。

除了出行,摩拜在卖周边、打广告及共享汽车等方面,也做了一系列尝试。据有些媒体报道,“摩拜生活”中售卖5种商品,从销量上来看,摩拜雨衣销量在100件以上,四款T恤销量在10至40之间不等。如此低频,恐怕难以成事。至于广告,目前能靠广告赚取利润的自行车公司只有法国的Velib,但它的支持来自政府和可靠的资本。

虽然摩拜的困境,也是共享单车的困境,但在决战的关键时刻,压死骆驼的稻草出现在哪一方,哪一方可能就一朝惜败。

现在看来,可能不远了。

当前文章:http://www.cnsdbtzg.com/news/20190425747.html

发布时间:2019-05-20 18:43:36

陕西玫瑰种植的苗圃多吗? 早园竹价格_早园竹报价 红枫树为什么被叫作“红叶羽毛枫”呢? 草种护坡有什么好方法? 种植一亩地草坪,需要用用多少斤种子? 油桐种子几月播种最好? 山丁子种子几月播种最好? 白三叶是如何养护的? 果岭草最高能长多高? 含笑花种子哪里有卖的?

21578 69723 25194 69854 87202 98701 59844 31884 10263 66788 60474 99966 84046 23664 95592 43559 14572 73456 26930 25911 74959 81294 36155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