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有荷花种植基地吗?

小说:黑龙江有荷花种植基地吗?作者:扁马更新时间:2019-04-26字数:15267

虎嗅注:本文作者曾在乐视担任公关相关职务,亲历乐视2016年的波峰、2017年的波谷。那么在他的眼中,乐视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贾跃亭是什么样的人?孙宏斌的介入又给乐视带来了什么影响?下面是作者的一家之言,虎嗅编发时有删节。

去年11月6日,距离花费巨资召开的旧金山BigBang发布会(LeEco正式全面落地美国发布会)仅仅17天之后,没有任何征兆信号与内部知会,老贾发出了题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全员邮件,亲手引爆了乐视危机。从这件事发生到本周日,正好是一周年。

在上周末乐视网的最新公告中可以看出,乐视致新的灵魂人物梁军、乐视人力资源SVP蒋晓琳、乐视网CTO杨永强(乐视互娱负责人)、乐视视频总裁高飞纷纷离职。在这些人离开后,在我刚加入乐视时所结识的乐视高管中,似乎只有张昭总和刘弘总仍没有离职。

实事求是讲,老贾的那个“乐视生态”失败了,而且败得挺难看。

一、老贾这个人

耗费巨资宣布LeEco落地美国的旧金山BigBang发布会,距离乐视危机爆发仅仅17天,一些媒体把这场发布会看成乐视“回光返照”。

其实,BigBang大会原本定在8月1日召开,而原计划是在LeEco落地美国之后,乐视会召开基于乐视生态布局完成、乐视疾速扩张结束,即全员邮件中说的“生态战略第一阶段结束”背景之下的战略回顾会议。但由于美国那边业务推进出了些问题,BigBang大会不得不推迟到9月27日,后来又推迟到10月18日。

2016年8月12日,乐视在天津宝坻的一家酒店里召开了上半年战略回顾会议。这个有500人规模的大会,几乎被所有媒体都忽略了。在这次封闭4天的战略回顾会议上,我所知道名字的高管,似乎只有丁磊由于在盯FF91的下线而缺席,其他包括18个国家、不同肤色的高管悉数到场。阿木负责会议主持,老贾与阿木坐在实际上是场外的主席台,乐视豪华的高管团队在大屏幕与主席台之间的两排平行线排列开,外围是其他员工。

不得不承认,老贾开会的思路可称得上是民主集中制。在这次大会上,每一个生态和重要业务支撑部门的负责人都会上台发言,介绍部门业绩以及未来规划。在发言结束,任何人都可以向该高管提问。在会议刚开始,提问的主力往往是其他生态的高管,但老贾及时纠正了这种趋势,并把提问的机会更多让给中层员工。

正因为气氛民主,乐视生态的各种问题都充分暴露了出来。乐视生态所暴露的问题之多、之严重,出乎了我的预料。

我举一个例子。台上的高管用PPT介绍的,当然都是半年来的漂亮数字。实际上,除了乐视体育之外,在2016年上半年的扩张期,除了利润率之外的乐视各项业务指标确实都在增长,这些高管拿出的数字也的确是真实可信的。

各条业务线上已经若隐若现的危机,却是被隐藏的。然而,有的问题可以文过饰非含糊而过,但有的战略业务层面的摩擦却已经无法回避。

暴露最充分的,是张志伟负责的营销体系和冯幸负责的乐视移动之间的深刻矛盾,并且在当场爆发了。

张志伟从京东加入乐视,开始并不是负责最初归属在乐视致新事业部的乐视商城,而是负责建设遍布全国的LePar体系。后来乐视致新副总裁彭钢犯了大错而被削权冷藏,张志伟权力晋升。这个事情发生在老贾归国前后,对整个乐视体系触动很大。后面我还要细讲。

张志伟与冯幸冲突的焦点在于:乐视的高端手机到底该不该在LePar卖?

显然,冯幸是反对在服务水平还处于低端状态的LePar销售乐视高端手机的,他认为这会扰乱乐视手机的品牌体系。冯幸正在打造另一套线下渠道体系,并且已经有所落地,他也在现场做了介绍。但这种局面如果发展下去,一家公司的两套线下渠道体系互相耗损的情况不可避免,而且乐视商城与LePar渠道串货导致的价格体系混乱问题,已经可见于报端。

但老贾显然是打算倾力投入LePar的,这是他投入巨资并寄予厚望的销售渠道,一件乐视有而竞争对手还没有的武器。实际上,在老贾的规划里面,LePar以后要卖乐视的所有产品,甚至电动汽车。

于是,关于乐视移动与乐视销售体系之间的纠葛,成为一整天会议的全部内容。老贾在现场,细心听取各个部门高管与各部门中层的提问与建议,现场讨论了业界各家手机厂商的渠道模式。但争论了一整天也没有争出个结果。老贾最后说,这个问题的讨论先停止,回北京后会召开专门的总裁会进行再次讨论。

这让我很惊讶。这么重大的战略问题,为何在这次大规模的战略回顾会议上才迟迟浮出水面?高管之间的重大分歧,竟然以这种方式爆发?

由此,便可以引出外界最好奇的两个问题:老贾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何乐视内部管理如此混乱?

长板:魅力与天分

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后,老贾已经可以听进去一些别人的公关建议,而且此时乐视的公关体系本身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变化的直接结果,就是老贾被说服,选择在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在危机爆发后公开亮相,360度回应媒体。那一天,演讲+专访,老贾说了很多很多。

在这次回应之后,有一位熟识的《中国企业家》的女记者,在朋友圈说自己被老贾的诚肯所感染,已经对老贾“路转粉”。

有一个圈儿里人说:“我对老贾的印象一开始是这个人有理想勇于创新,到逐渐发现其实老贾核心的技能是传播,和在上市和非上市体系之间做账。”

这一点我不能同意。

实际上,所有和老贾对过话的人,都会留下良好的印象。老贾谦虚、诚肯、有理想、有感染力、有着这个浮躁时代所稀缺的某种企业家魅力。

除此之外,还必须要指出的是,老贾的行业战略眼光和极客爱好水平,也是出类拔萃的。

很多人知道一个故事,就是梁军被老贾从联想“忽悠”来乐视,本来是做盒子。但过来之后老贾才跟他说,乐视要做互联网电视,要颠覆黑电产业。而在老贾的指引下,梁军果然功成名就。

其实,乐视内部很多人都知道,被老贾挖来的魅族技术核心人物马麟,其实也从老贾那里获得了非常多的启发。在2014年赴美之前,老贾长期躲在办公室里面一个人研究手机,之后与马麟分享心得。而老贾对产品的那些奇思妙想,也同样体现在了FF91之上。

在BigBang发布会之上,老贾说:“我不懂汽车,所以我造出的车一定是最具创新性的。”FF91的创新性,已经得到了包括在汽车圈老人儿李想在内的人的确认。

在战略上,老贾也是颇具眼光。

首先,必须承认,老贾发明的“生态化反”一词就极具创新性与吸引力,并且被广为引用。有很多互联网圈里人认为,如果老贾不造车,能够把资本与精力集中于打造“平台+内容+终端(硬件、软件)+应用”闭环生态,是有可能成功的。

实际上,老贾谁的大腿也不想抱,他想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态,这个生态在乐视体育内容充沛、乐视影业成长迅速、乐视手机快速占领市场、乐视超级电视遥遥领先的2016年初,在投资者面前是很有说服力的。

老贾的战略布局的确很牛,否则暴风也不至于在乐视后面亦步亦趋跟随模仿了三年半。

而乐视体育停摆之后,至今尚未出现可与其巅峰时期等量齐观的体育内容平台;为了销售乐视终端产品而在2014年就开始落地的LePar,即在“互联网下半场”布局线下渠道,要比竞争对手早做了两年。雷军在2016年末才开始反思自己做晚了,后来抛出了“从米粉到伙伴”的口号,而乐视早在两年前就这么干了。

当然,除了上面这些,老贾还有令人眼花缭乱的财技,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所以,不难理解,为何2015年老贾回国并启动生态战略之后,会有那么多名声响亮的高管加入乐视。而这些高管,在2016年8月12日的战略回顾会上,第一次进行了全体(丁磊除外)亮相并热烈碰撞。

缺陷:怯懦与盲区

然而,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老贾的缺陷却又是那么的严重。老贾这种缺陷,如果不在乐视内部工作,是很难发现的,非常容易被上述闪光点所掩盖。

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后不久,乐视危机公关组成立,OA里面的名称是“高级媒体关系组”。这个小组的部门组成比较复杂,以后再细说。小组成立之后,乐视公关决策的中心,就转移到了危机公关组来,乐视终于开始用专业的公关方法论展开自救。

在危机公关组成立不久之后的一次讨论中,我们有了一个共识:老贾其实有社交恐惧症。

在碰撞激烈、戏精遍地、娱乐营销至上的互联网圈,很难想象老贾这种级别的老板有社交恐惧症,何况老贾在与人交流时候的态度又是那么的谦逊而自然。

然而这确是事实。其实,这一点从老贾对企业家圈子的这个“会”,那个“岛”,以及“聚乐部”之类的社交平台毫不感兴趣,就可以看出端倪。所以,老贾参加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我们是做了很长时间工作的。

知道了老贾的这个秘密,就不难理解《中国企业家》的记者为何对老贾刮目相看。实际上,老贾是媒体最喜欢的那种采访对象:有被压抑的强烈表达欲,却又心防不够,总是把关于乐视的种种构想倾囊而赠。老贾的这种缺陷会给公关工作带来麻烦,最典型的一次就是他在2014年末《财经》的越洋电话采访中,回答了所有敏感问题,差一点把乐视推向险境。

这和孙宏斌后来表现出来的领导人素质比起来,是有巨大差距的。其实,老贾的这种缺陷影响了他的视野。实事求是的讲,老贾的能力结构里,有着严重短板,这种短板最终导致了他苦心经营的乐视生态功亏一篑。

这种视野和知识结构缺陷,集中体现在乐视内部的管理混乱。而对于一位企业家来说,这种缺陷可能是致命的。

实际上,老贾曾多次公开说自己不善于管理,在全员邮件中他也把乐视危机主要原因归结于管理失误,这种坦诚的确符合他的风格。

但老贾在乐视的管理究竟有哪些失误?我想说说我的看法。

在年中战略回顾会议之上,张志伟与冯幸的矛盾爆发,并且牵扯出了乐视营销体系的种种问题。这种与“乐视生态战略第二阶段”完全不匹配的、事关乐视商业根基的矛盾,久久未能内部消化,而是在这种场合暴露出来,本身就说明乐视的决策体系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老贾是一位非常勤奋的创业者,这种勤奋在2016年乐视全球化战略铺开之后达到了极致,老贾经常会一整天连轴转的开全球会议。但也正是在2016年,在老贾的精力已经不足以Cover每一条业务线的时候,乐视在管理上的积弊全面爆发了。

先从乐视体育看。

在战略回顾会议上,发言最猛烈尖锐的又是一位投资人(不是曾强),他做过这么一段点评:“我和雷子认识很久,我们在一起开了很多会了。可是,经过一轮一轮的沟通我发现,乐视体育这个团队就没有懂做生意的人!”

其实,虽然乐视移动成为了去年11月份乐视危机的第一个风暴眼,但乐视体育的颓势却很早就暴露了出来。

去年6月份加入乐视之后,我所参加的第一个跨部门公关协同会议,是去乐视体育开会。这次会议雷振剑并没有参加,乐视控股公关负责人老C也没有参加。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次跨部门协作会,成为了对乐视控股公关部的批判大会,背景则是在数天前的总裁会议上,老贾得知乐视体育半年的运营情况后对雷阵剑大发雷霆。

在乐视体育的人看来,乐视体育的很多业绩没有达成,主要原因在于乐视控股公关部的资源支持不够。

这显然是很可笑的,是一种过于无理的“甩锅会议”。

不久,听闻原李宁集团的CEO张志勇加盟乐视体育担任总裁。我采访过张志勇,那是一个真正在体育行业摸爬滚打10余年实战经验丰富的企业家。一位参加乐视体育高层会议的同事,也跟我描述过听张志勇发言后的感觉:真正懂行的人来了。

然而,不到两个月,便传来了张志勇离职的消息。

实际上,自从乐视体育宣布融资80亿之后,就没有过好消息。乐视体育一些让人大跌眼镜的项目失误,也让中国的体育迷大为愤慨。我那曾在乐视短暂工作过的好基友王以超,也跟我讲过他所知道的乐视体育的一些事。

我的疑问是:连部门协同都困难重重,又何谈“生态化反”?老贾又为何允许这样的现象长期存在下去?

有人说,乐视体育是老贾的提款机。我不知道内情,不便发表评论,但乐视体育显然是老贾管理失败的一个典型案例。乐视危机爆发之后,融资80亿的乐视体育也是第一个被集团放弃拯救的生态,准确说法就是“自生自灭”。

再从乐视的豪华高管团队看。我刚加入乐视的时候,有前同事提醒我,说“乐视是一个草台班子”。

我认为这种说法不准确。乐视的很多管理问题我知道,媒体知道,几位我认识的乐视内部管理人员也知道。但乐视的高管团队,在2015年下半年就可以用“豪华”来形容了。而且,老贾习惯于把每一个头顶光环的高管入职,都在公关上大肆传播,我虽然不是高管,但也享受到了这个待遇。

然而,事实证明,老贾没有能力驾驭这个豪华高管团队。更准确的说,老贾不晓得该如何在一个大体量公司中进行授权与人才培养。

在战略回顾会议上,一位跟随徐昕泉总从京东加盟乐视的中层,站起来发言,认为老贾很义气,值得跟。理由是他看到N多早起跟随老贾创业的“老人儿”都健在于乐视,并且有价值归属感。

当时在会场的我,对这种说法打了一个问号,实际上后来的事态走向也印证了我的这种怀疑。

在用人上,老贾缺少杀伐决断的魄力,不能收放权力自如。

乐视有很多外界耳闻能详的“老人”,从各个生态事业部,到公关这样的支撑部门都是如此。老贾对这些人熟悉,这些人往往被认为“忠诚”。但是,他们的一部分人,个人的成长速度与能力,已经严重落后于乐视的前进步伐。但这些人被委以重任,即使在豪华高管们陆绪进驻之后,老贾仍然习惯于越级指挥这些人,即使不越级指挥,这些人也会越级汇报,实际上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监军”。

这显然是那些职场名声响亮的高管们所难以接受的。

各个生态事业部,由于牵扯人物众多,我不便点明这种情况。但有一个在我之后入职,曾在乐视短暂停留过的高管,我觉得可以说一说,他就是顶着一大堆闪亮头衔加入乐视的控股CFO吴晖。曾经是优酷CFO的吴晖,在战略回顾会议上的发言,表明他对互联网业务的理解是比较深刻的,他对互联网产品的很多观点有产品运营的味道。

吴晖总在乐视来去匆匆,有人说,他只是一个大出纳。

在战略回顾会议上,最后一个演讲的,是乐视北美(代)CEO任宏亮。

在现实中,显然LeEco落地美国存在着种种资源制约,任宏亮在做Keynote的时候也多次提出这一点,并且提到了他的前任。

老贾当时打断了他的发言,坚定地说:“乐视生态北美落地是现在最高优先级别的事情,公司的所有资源都要优先照顾北美生态。你的前任没有大局观,不是帅才,只是个将才。”

林校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被我注意到。这篇文章不是写乐视的,却在文中插入一句话提到了老贾:“老贾明明是吕布的命,非想干曹操的事儿。”

我觉得这句话是到位的。集很多天分与优点于一身的老贾,缺少一个统帅杀伐决断或杯酒释兵权的魄力,对权力难以收放自如。这造成了他管理上严重依赖能力有限的“旧臣”,不能实事求是地进行领导班子的权力分配。而根据事业发展的客观需要,“疑人要用,用人也要疑”才是一个统帅应有的气魄与方法论。

作为对比,我们可以看一下马云。当年西湖边创建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现在还剩下多少?马云是怎么解决以卫哲为代表的劳苦功高、位高权重的“老臣”问题的?马云在2013年的事业低谷,为何去延安?

我们再看看刘强东。刘强东总每个月都会在京东总部宴请员工,增进员工感情,直接了解公司的业务细节。很多人都看过一段视频,一位女性老员工在饭桌上向强东总邀功后的强东总即席回应。

他的原话是:

我倒希望你去多请下假,说实在的,你们休假也可以给兄弟们一点机会。有时候不要认为自己一天不在了,整个部门就散了。不会的。我在美国8个月,公司都没散过。你也当如此。不管是法律还是我们京东内部的规则,你都是可以休息的。我们有老员工都休了3年了。你很清楚的是吧?都是为公司作出巨大贡献的,也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健康。你们也就该心安理得,该休息休息,该请假请假。来,你们也举杯喝啊!

这才是一个数万人团队领导人应有的管理艺术。

在学习阿里发明的HRBP人力资源体系的公司中,我觉得乐视学的挺像。这从很多细节都可以看出来。在乐视危机爆发前夜,我还和前同事阳淼与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蒋晓琳,一起交流了乐视的团队管理方法论,我们都觉得晓琳总阐述的方法论是很透彻的。蒋晓琳总也是我个人比较欣赏的一位职场女性高管。

然而,HRBP的本质还是HR,HRBP的设置本意是实现“政委”功能,对业务线的领导与团队进行监督与鞭策。但是,因为老贾对权力的这种分配不当所导致的乐视在管理上的盲区,HRBP显然是无能为力的,晓琳总也无能为力。一个很浅显的道理是:一个HRBP如何监督管理一名由老贾直接指挥的“老臣”?

于是,乐视大厦17层会议室里,就会频繁上演高官们的撕逼大战,相互攻讦,这种文化一直持续到刘淑青主持总裁会议时期。

对于一家重公司来说,管理瓶颈总是比市场瓶颈先到来一步。显然,由于老贾的视野局限与性格缺陷,使得他在面对公司扩张之后所产生的系统性问题,表现的束手无策,最后只能是系统崩溃。

二、老孙的义气与乐视的价值

在去年11月6日危机爆发之时,甚至在今年1月份FF91发布之后直至春节,没有人会想到,春天里的乐视会崩溃的如此之快。

有人说,乐视是被媒体写死的,我觉得这种说法有道理,虽然这里面有因果逻辑不简单。实际上,犯下严重公关策略失误的趣店和罗敏,如果不及时调整策略,也会被媒体写死,这是由当下的媒体环境决定的。但关于乐视的公关,那是另一个话题了,需要另外辟文阐述。

从2013年开始做互联网电视引起媒体关注,到2015年疾速扩张,再到2017年乐视生态崩盘,乐视从崛起到崩溃的4年时间在中国商业史上不过是一瞬。

而以白衣骑士形象驰援乐视的孙宏斌总,则给乐视的故事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6年12月10日,来到乐视大厦的孙宏斌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会在2017年的香港为乐视和老贾落泪;

错过整个互联网时代而50岁回来补课的吴晓波老师,也一定没想到,和他同时代比他年纪还大的老孙则逆袭,以54岁高龄摽上了老贾这个超级网红,用半年不到的时间把自己变成了商界的No.1网红。

高处不胜寒。显然,老孙没有料到,自己会陷的如此之深。当然,老贾也没有料到,局面会完全失控。据我了解,从1月16日到7月末老贾彻底出局,中间共经历了三轮老孙与老贾的博弈。

三轮博弈的两个阶段性分界线,也是阶段博弈的结果,分别是:5月21日乐视大厦媒体沟通会,老贾宣布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由梁军接替;7月6日,乐视网晚间突然发出公告,公布老贾辞去董事长,并且不继续在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关于两者的博弈细节,我听说过很多,但不便于把这些道听途说都写出来。我仅描述一些我所确切知道的,并且已经是无关大局而成为旧事云烟的事情。

电商造节已经不是新鲜事,而在造节影响力上仅次于阿里与京东的,其实是乐视的“414免费硬件日”与“919黑色电商节”。也正是因为919这个彩头日子被乐视抢占了,阿里后来才退而求其次地把洋酒节放在了9月9日,引起了很多人的吐槽。

据说老孙和老贾有对赌,我并不知晓,但作为大股东,老孙肯定对乐视特别是乐视致新的业绩是有期待的。但414的销售业绩惨淡,让孙宏斌大失所望,也让老贾大为光火并在与老孙的博弈中愈发势弱。

据说,老孙在总裁会议上说:“我投给致新20个亿,最后就换回来一堆库存!”

乐视超级电视的口碑是很好的,据说,414之所以惨淡,除了铺天盖地的有关乐视负面舆论影响外,是张志伟销售策略失误。

最后是张志伟背了锅,在总裁会议上痛哭承担责任。当然,现在梁军总出局,张志伟总似乎又回到了管理岗位上,相信他能带领乐视致新走的更远。

414的失利,导致的结果就是老贾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并由梁军接任,老贾与老孙的博弈进入了第二回合。

7月6日是我作为乐视PR最狼狈的一天。这一天早上,我们发出了提前准备好的老贾的一封信,他在信中再次以坦诚的语气讲述了自己救乐视的行动与决心,并再次确认了自己会履行还债的承诺。

我和几个小伙伴在媒体群里还发红包转发,这封信也得到了很多媒体人的同情与理解。但这封信发出不久,突然从上海的一个养生号上放出了软银200亿投资乐视的“大新闻”。

圈子里的专业人士显然不会相信这样的新闻,危机公关组在刚开始并没有在意。但外围舆论影响核心人群,此篇公号文章迅速10W+并被其他媒体转载,新闻裂变的影响力立刻覆盖了老贾的这封公开信。我们立刻进行了干预,通过各种形式进行了辟谣。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当天傍晚,乐视网突然又发出公告,老贾辞去董事长职务,不再继续担任上市公司任何职务。

至此,我们早晨帮老贾发出公开信欲挽回信誉的努力,彻底泡汤,新一轮铺天盖地的负面迎面而来。按常理判断,老贾突然辞去董事长,应该是老孙的要求。而老孙为何如此急迫要求?我推断可能与7月3日传出以招商银行为首的金融机构查封老贾资产有关。

至此,老贾彻底出局。

不管老孙与老贾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我觉得,老贾能遇到老孙这样的商业伙伴,能遇到一位在明知道入坑,却还在自己公司的业绩说明会上怒怼自己投资人,为老贾洗刷名誉的哥们儿,实在是人生幸运。

老孙给老贾的最后一份大礼,是以30亿元收购乐视金融。老贾成立乐视金融时期的资本金10亿,在两年间增值三倍,成为了危机爆发后整个乐视生态最能慰借老贾的一块业务,可以解老贾燃眉之急。

可能是因为与乐视金融前CEO王永利先生有关,与其他生态不同,乐视金融是原乐视7大生态中最稳健的一块业务。在乐视危机中,这个团队充分展现了精英团队的素质,挽微澜于既倒,即使在危机的时刻也没有发生理财产品刚兑危机,甚至没发生任何一起违约。

在乐视工作的后期,其实我是在乐视金融部门工作,而危机攻关组其实也是由乐视金融部门人员构成。

相信可弥补融创版图中金融板块缺失的乐视金融,可以走得更远。

三、乐视的价值

就在我于楼下咖啡馆写作本文的时候,旁边桌的一个女孩还在和编辑大声沟通,关于乐视网的机构投资者到底亏了多少钱的问题。看来在一段时间内,还会有一些负面声音。而乐视网现在也会发出督促老贾履行当初借款承诺的公告。

至于老贾现在还会不会为已经不姓贾的乐视网筹钱,没有人知道。我们能看到的,就是老贾仍然在通过自己的“双微”,持续发出关于FF的各种信息,最近一条是昨晚祝大家万圣节快乐。

老贾创办的乐视,生产的既不是保健品,也不是高利贷,更不是庞氏骗局。乐视是一家生产既不假冒也不伪劣产品的实业公司。

正因为如此,乐视从东风无限到今天分崩离析艰难自救,让人唏嘘。曾经为其负责公关的我更是五味杂陈。

一位在老贾身边工作的管理人员曾经跟我说,老贾是一个勤勉而自卑的人。后来经历过乐视的大起大落,我发现事实应该是这样。作为企业家,老贾的闪光点与缺陷都同样明显,老贾的短板注定了他不可能打造出他想要的那个乐视生态。

7月末,已经是乐视网总经理的梁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战略角度看,我认为不是乐视生态本身的架构出了问题,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认为老贾(贾跃亭)这套东西本身是对的,但是我们的节奏感跟宏观经济没有对上。”

老贾不是骗子。老贾失败了,但老贾的精神很可贵。

王兴曾经在2014中国企业领袖峰会上说:“企业家精神,就是不顾现有资源而不懈追求机会的精神。”以这个标准看,老贾是最有企业家精神的,只不过如何管理一个万人规模以上的公司以及豪华团队,恐怕老贾还要向王兴请教。

我相信,时过境迁之后,总会有人想念那个不抱任何大腿,不找任何干爹,想自力更生打造出互联网另一极的老贾。在互联网圈的中年男人里面,老贾更像是一个不油腻而少做戏的少年,就像他在“野子”里唱的那样。

人民为什么想念周鸿祎?因为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到了寡头统治的计划经济时代,没有人折腾了,创业者从一开始就盘算着该怎么被BAT收了。

人心思变。

这篇稿子写到最后,耳边回荡着老贾在那场战略回顾会议上的结束语:“钱的问题不是你们考虑的,是我考虑的,我来解决——应该不会是问题,如果我解决不了,那再……当然,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

高潮时随缘加盟,风雨中协力同舟。乐视的工作经历将是我人生的一笔财富。

当前文章:http://www.cnsdbtzg.com/s971b.html

发布时间:2019-04-26 08:37:57

大叶女贞夏季能栽植吗? 贴梗海棠价格今年怎么样? 春节移植的紫薇能活吗? 龙爪槐价格 2013年龙爪槐最新价格 哪里有北美红枫十月光辉基地? 可以在小区的露天花池里种上紫藤花吗? 木槿花从不娇贵,属于放养型的花种,反而更有大众缘哦! 吉林枫杨价格便宜吗? 臭椿种子多少钱一斤? 大皇种子什么时候播种最好?

43422 76408 96686 28060 69943 53859 14893 83881 40159 54317 43803 79695 96179 94681 65327 80904 11763 40705 43706 84724 38593 26819 80144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